Site Overlay

上海监狱组建足球队 反赌案人员入队踢球(图)

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第五届服刑人员运动会期间,本报记者来到青浦监狱。去探访前一直在想,穿过重重大门,第一眼会看到什么?当最后一道大门开启,阳光异常强烈,记者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一个标准的足球场。只是,球场四周没有看台,场地上空空荡荡。“这里,只有周三才最热闹。”大墙足球队总教练程海峰如是说。

青浦监狱的服刑人员不少,除了劳动改造,监狱还挤出专门时间安排他们进修各类文化技术课程、参加体育锻炼,这也是监狱文明执法的标志。

程海峰头衔很多,除了大墙足球队的教练,他还是青浦监狱民警、退役申花[微博]球员、1995年甲B联赛冠军队成员……今年4月,青浦监狱组建了一支以程海峰等民警为教员的大墙足球队。他们也是上海3支监狱足球队中的一支。

青浦监狱足球队成员的年龄都在20岁至30岁之间。每周一堂训练课,程海峰会提前安排好训练内容。“和正常球队的训练相近,我们也安排队员做一些基础的身体练习、体能训练,并穿插一些游戏环节,有时还会组织7人制的对抗练习。”

半年时间,这支足球队已经有20余名服刑人员加入,每周三训练2个小时,成了他们一周里最开心的时间之一,“足球还没有被列入监狱运动会的比赛项目。当然,我们让他们训练的目的也并非拿冠军。”

虽然没有正式比赛可以参加,但队员们练得很起劲。球队组建后的半年时间里,程海峰联系过一场“友谊赛”。“青浦监狱还有一个外籍犯监区,那里也有一支足球队。我们的球队成立后,两支大墙里的足球队约在一起进行过一次非正式的比赛。一场球分上下半场,各踢25分钟。那天,我们一球小胜。”

青浦监狱里,服刑人员晚上可以看电视。通常观看的节目是央视新闻联播。但国足参加的大型赛事也深受服刑人员喜爱。每逢大赛,他们都会申请延长看电视的时间,足见大墙里足球氛围之浓。

当然,监狱里除了足球,还设有棋牌、打太极等项目。不过,每周三的体育活动,足球总是个“香饽饽”。“监狱足球队成立对服刑人员来说是件大事,我们有服刑人员内部网‘爱生网’,服刑人员可以通过网络报名,选择自己喜爱的运动项目,监狱也会对其进行评估。”

程海峰介绍,青浦监狱有2000多名服刑人员。球队正式成立之前的网络报名,有100多人申请加入球队。但球员的名额只有20来个,如何选择是个难题。

“能成为监狱球队的一员是让人羡慕的。”不过,程海峰强调,监狱足球队的“选材”与身体是否强壮没有直接关系。“我们会尽量选择性格内向的服刑人员加入足球队。因为足球是一项集体运动,可以加强这类服刑人员的合作精神。像因为暴力犯罪入狱的服刑人员,就不可能被我们选进球队,他们会去练太极或者下围棋,提高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。”

青浦监狱足球队还吸引了前职业足球运动员。反赌扫黑宣判后,一位前职业球员被转到青浦监狱服刑。今年,监狱成立足球队时,他被吸纳进了球队。

到底是职业球员,动作标准。碰到一些有难度的技术动作,程海峰也会让他给其他队员作示范:“他有足球底子,队员们喜欢和他一起踢球。”程海峰还清楚地记得足球队第一次训练时,看到久违的足球,他的表情透露出情绪的波动,眼神中有眷恋、有感慨,更有悔恨。“能在这里重新踢上足球,看得出来对那名球员的触动很大。而这对他在狱中的改造显然也有不小的帮助。”

程海峰退役后曾在上海体育学院深造,也读过运动心理学课程。在监狱里执教一支球队与带一支普通人的球队完全不同。他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改造这些服刑人员。“训练内容更多地安排团队合作和交流,我始终在观察服刑人员的心理状态,并进行评估。可以说,足球对这部分服刑人员的改造确实有帮助。” 本报记者 钟 厉苒苒

反赌案首位判刑者出狱卖烧烤 经营不善已停业2013.10.19

反赌案主角今何在:谢亚龙帮人按摩 南勇2013.10.17

申花悄悄交齐百万罚款 反赌罚金终全缴纳完毕2013.05.15

反赌百万罚单申花至今未交 可能遭进一步处罚2013.03.20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(粤)—非营业性—2017-0153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